小妇人|她打破“女人必须嫁得好”的魔咒却成就了百年流传

她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不囿于家庭,以写作为生,打破“女人必须嫁的好”这条规则,成为一名19世纪的独立女性。

电影结束,大家轻轻地鼓掌,默默地散场,时间刚过了圣诞午夜,路灯照亮了满天雪花。

Rachel把一本《小妇人》借给Joey,Joey一开始没有兴趣,读着读着就哭了起来。

《小妇人》的导演是前年凭借《飞鸟小姐》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格蕾塔·葛韦格(Greta Celeste Gerwig)。

这位83年生的姑娘本人是位大美女,从演员转行导演,连续两部作品都拍到了我的心坎上。

芳龄69岁的梅姨出演富庶犀利的马奇姑妈,《大小谎言》中神经质的女强人劳拉·邓恩饰演母亲,屈臣氏小姐顶替石头妹出演姐姐梅格,罗南饰演独立自由的二女儿乔,暖男小少爷劳里则由甜茶出演。

▲曾经抱怨“为什么有些女孩什么都有,有些女孩什么都没有”的梅格,最终选择嫁给贫穷但正直的丈夫

之前在《飞鸟小姐》中,罗南和甜茶就有对手戏,只不过甜茶饰演的是个花花小渣男。

这次在《小妇人》中,甜茶跟罗南青梅竹马、打打闹闹的样子总算圆了大家心中的痛(然而,并没有)。

《小妇人》、《长腿叔叔》、《傲慢与偏见》是遇言姐小时候最喜欢的女孩读物。

这三本故事快乐、温暖、友好,还有情窦初开的小小悸动,每次阅读的时候都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

犹记乔后边的裙子被炉火烧了个破洞,在舞会上东躲西藏的她遇到了小少爷劳里。

很长时间里,我以为《小妇人》是一个童话,在劳里爷爷送来节日大餐与钢琴那里结束,在劳里带回战场归来的马奇爸爸那里结束。

开头就是乔独自一人走在大雪纷飞的纽约街头,已经成为母亲的梅格买不起一幅衣料,而酩酊大醉的劳里在派对上放浪形骸。

当电影慢慢摇回乔和劳里初遇的一幕,少男少女躲开人群在露台跳起一支华尔兹,热闹的室内飘来《勃拉姆斯降A大调圆舞曲》——

4姐妹的父亲远在战场,她们跟母亲相守在家中,围着炉火做女红、读故事,也会因为琐事互相置气、吵吵闹闹。

姐姐梅格希望成为演员,二妹乔希望成为作家,三妹贝丝擅长弹钢琴,四妹艾美画得一手好画。

家境拮据的奇趣少女遇到邻家富有的春风少年,可惜,这不是一个《傲慢与偏见》的故事。

如同《小妇人》的作者露易莎·奥尔科特,如同艾米莉·勃朗特,如同简·奥斯汀。

英俊多金的劳里,温柔善良的劳里,一心一意爱着乔的劳里,有谁不喜欢这样的少年?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消化马奇太太的话,“乔和劳里的性格太像,无法长久相处下去”,但仍不能说服自己“乔需要更高的精神境界”。

虽然作者安排给乔的那位德国教授是位学富五车的灵魂伴侣,但一个半世纪以来,大家伙儿无不力挺乔和劳里的CP组合。

直到现在还有人在书评中写“乔没能嫁给劳里是作者留下的大bug”、“乔明明是爱劳里的”、“为什么发着发着糖忽然把狗毒死了”……

她向母亲承认自己是喜欢劳里的,是独立意识让自己有些反弹过度,她说如果劳里表白一次自己会答应,她甚至给他写了一封回心转意的信。

再见时,劳里挽着漂亮的未婚妻艾美,他对乔说自己听她的话,找到了一名适合的伴侣。

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有一个乔——闪亮的乔、潇洒的乔、不受拘束却又才华横溢的乔,敢做一切我们不敢做的事情。

为了帮母亲筹集上前线探望父亲的路费,乔剪掉了被艾美称为“唯一可取之处”的一头长发,她打工攒钱只为了带重病的妹妹贝丝去看大海。

她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不囿于家庭,以写作为生,打破“女人必须嫁的好”这条规则,成为一名19世纪的独立女性。

再之后,姐姐梅格在家庭与登台之间选择了前者,热爱弹琴的三妹贝斯患病过世,四妹艾美放弃画家梦回国嫁人。

尽管,她不得不与出版商妥协,给小说的女主角们安排一个“要么结婚,要么死亡”的归宿。

因为如果那样,乔就不再是乔,不再是“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在愤怒”的奥尔科特、不再是对被追问“乔嫁给谁“感到厌烦的奥尔科特,想要塑造的乔。

即便如此,我们跟导演格蕾塔一样,坚信在余生的日日夜夜,乔都无法忘记那个伴她在露台上跳华尔兹的少年,那个和她一起溜冰一起玩耍的少年,那个追着她问“你能不能爱我”的少年。

她坐在出版社里谈稿费、谈删改,同意给乔安排一个丈夫,好歹完成大团圆的结局。

而真实的奥尔科特终身未婚,她是废奴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在晚年时更成为康科德第一位登记投票的女性。

奥尔科特的一生并不富裕,她做过护士、教师、裁缝、作家,靠自己的双手过活。

大家都认为:如果奥尔科特活着,她一定会非常支持“#MeToo”运动和男女同工同酬(遇言姐也这么认为)。

流畅的剪辑、简洁的表达,隔着150年的岁月回头望,不仅忠实复刻了原著,更加入了情怀和见解。

无论对于哪个时代的女性,成长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伴随着艰难的抉择与告别。

包括遇言姐小时候不喜欢的艾美,当她说出“我们姐妹中必须有人嫁得好,梅格没有,乔不会,贝思不能,我必须嫁得好而让一切变好”时,我发现她其实并非想象中讨厌,而是在另一条轨道上坚强成长。

刚开始,遇言姐以为打知性人设的屈臣氏小姐会出演乔,还好她接手的是姐姐梅格。

要说罗南这姑娘真是太耀眼了,她有一张坚不可摧的脸,湖绿色的眼珠直击人心,漫天星星都遮不住罗南的光芒。

无论是《飞鸟小姐》中改名字、放狠话的高中生的罗南,还是《布达佩斯大饭店》中住在阁楼的烘焙店女工罗南,一直有评论在说,罗南会成为像梅姨一样伟大的演员。

为啥遇言姐这么100年之后都没有乔明白呢?我的几本书的版权都是卖给出版社几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