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路上的“幸福修鞋匠”

老周每天修鞋时都乐呵呵的,他修鞋除了便宜,还能带给人一种乐观的力量 河南商报记者 杨东华/摄

再平凡的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修鞋匠老周的想法简单而纯粹:在幸福路上,做一个幸福而又快乐的修鞋匠,好好修鞋,心无旁骛。

7月14日,家住郑州市幸福路的高女士经过路口时,忍不住又往路边瞟了一眼,修鞋匠老周又没来。

其实,这样的消失,每隔三四天就会发生一次。高女士知道患有小儿麻痹症的老周,又在家照顾下身完全瘫痪的妻子,所以她会把坏了的鞋子留着,等老周来时再修。

找老周修鞋,除了便宜,高女士觉得最重要的是,自己能从聊天中汲取乐观的力量,所以有时即便不修鞋,她也会坐下来,跟老周聊上一会儿。

高女士是郑州一所残疾人学校的盲文老师,因此她特别能理解残疾人的不易及愤懑,“那是先天带来的不公平,无从弥补。”也因为这,每次有学生抱怨学校免费提供的伙食不好时,她都能宽厚一笑。

但所有对残疾人的印象,在三年前遇到老周时改变了,“他那人太知足了,从不抱怨。”高女士说,老周夫妻俩的残疾都很严重,非常需要钱,可是老周修鞋却比别人便宜得多,而且如果有人没带钱,走人就是,下次想起来再给,想不起来也就算了。

7月15日下午3点,在高女士等待了半个小时后,老周回到了鞋摊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回家做饭了,俺老婆一个人在家呢。”

老周边干活边与高女士聊上了,他说,前两天有个顾客把装有700多元的钱袋忘到了自己摊上,他把钱袋放在了鞋摊最明显的位置,丢钱人找回来后,直接把钱拿走了,连声谢谢都没说。

这时,老周来了顾客。对方说,自己刚买了两个月的皮鞋,鞋头处裂了个两厘米长的口子,找了一家鞋店清洗后,服务员说没法修,“脚长得不好,有啥法?”所以他找老周帮忙看看。老周花了20分钟时间,粘鞋,缝鞋,然后又在机器上过了一遍,收费一元。

“他这人太实诚了。”认识老周七八年的赵女士说,修鞋这么便宜的也只有老周了,现在一元钱够干吗呀,也就坐个公交车。所以,赵女士特别相信老周,她说自己平时有事,书摊就扔给老周了,“连一个螺丝钉都不会丢”。

老周的小名叫狗娃,在荥阳老家的父母看来,贱名易于养活。可是,老周的路却并不平坦,他3岁时患上了小儿麻痹症,从此就只能以侧倾75度的奇怪方式,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28岁时,他来到了郑州,做了修鞋匠,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梦想:有个家。

但是为了让老家的弟弟先娶上媳妇儿,他的梦在35岁那年才实现,对方是一个小她13岁的郑州女孩儿,却患有更严重的小儿麻痹症,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连上厕所都要用尿管。可老周很高兴,自己有手艺又有了媳妇儿,还用借的钱盖起了平房。而且,夫妻俩每月有200元低保,“还有啥不知足呢?”因此,就算偶尔犯了胃病,疼得出了一身汗,可再想想还是高兴,就当放假,可以休息一下。

后来,修自行车的小赵把自己的铁柜子借给了他,老周终于在幸福路安顿下来。“这活儿脏啊,还累。”老周说,自己前后收了两个徒弟,到现在却没有一个人修鞋。

两三年前,他给人修鞋还一毛、两毛地收钱,可是现在修鞋的原料上涨,老周也只能调高了价格,但他有自己的准则:成本价加上五毛、一块就可以了。但如果只是简单粘个鞋子,就不收钱了。

老周说,自己也听人说做那样的生意不累,还挣钱,但是他觉得鞋匠就应该是好好修鞋,心无旁骛。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