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队前锋签约中国品牌匹克NBA大赛时为何却穿耐克

勇士队前锋签约中国品牌匹克,NBA大赛时为何却穿耐克 2022-06-08 11:05:0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责编 / 安东 摘要: 维金斯在其微博账号上回应了换鞋风波:新鞋因邮寄问题未及时送到。品牌方:表示理解 随着中国体育用品不断开拓海外市场,越来越多的体育明星选择和中国品牌签约,这些身穿中国装备出战各大赛事的运动员,自然也受到中国观众的关注。 北京时间6月6日,NBA的勇士队和凯尔特人队迎来了总决赛的二番战。摆脱首战失利的阴霾,6日这场比赛勇士明显做足了准备,在第三节轰出一个35比14的冲击波,一举奠定了自己的领先优势,最终以107比88大胜凯尔特人,将总比分扳平。 但赛后,勇士队前锋安德鲁·维金斯身上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原因是有网友发现,自从半决赛G4至今,维金斯就将自己代言的匹克球鞋换成耐克鞋,还用黑色胶带遮挡了logo。 维金斯回应:新鞋因为邮寄问题没能及时送到 6月6日,维金斯在其微博账号上回应了换鞋风波,他写到:“我想感谢我的赞助商,匹克,感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让我成为更好的球员。我希望澄清此事:不幸的是,我的新鞋因为邮寄问题没能及时送到,我在最近已经收到了它们。但是我所有的新鞋都要花3-5场比赛来完全磨合。而现在是总决赛,我需要在场上拿出最佳状态,把球队放在第一位。所以我和我的团队向匹克请求,不要换上新鞋。整个过程我们一直在沟通,我非常感激匹克能够理解我的困难,从比赛的角度能够同意。我会一直支持匹克,就像他们支持我。我相信你们会很快看到维金斯一代。” 匹克也发布声明回应:“对于匹克签约球员维金斯提出的总决赛暂不更换为其打造的全新鞋款的申请,经过与维金斯反复沟通,对于他以球队利益为先做出的决定表示理解,匹克将依据协议条款对运动员未穿着品牌产品上场比赛进行相应处理。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维金斯和他的球队,也预祝他们取得好成绩。” 维金斯在2020年12月宣布与中国运动品牌匹克签约,但本赛季多次被发现穿其它品牌的球鞋比赛。对此,匹克曾作出解释称,维金斯的脚型发生变化需要重新定制球鞋。此后,又表示因为疫情原因球鞋不能及时送达。维金斯在季后赛经常穿着耐克的球鞋(贴标处理)参赛,这引起了外界的猜测,甚至有匹克的粉丝质疑维金斯缺乏对代言品牌的敬畏和职业精神。 匹克2016年从港交所退市 匹克2009年在香港上市,但又在2016年私有化退市。几年来,它因为自身战略问题,又没能及时抓住国潮风风口,业绩和市占率被李宁等拉下巨大差距。 据财经天下周刊,上世纪八十年代,匹克创始人许景南还是泉州的一个穷小子,借着国际大牌耐克在泉州开办工厂的契机,做起运动鞋制造,扮演起了耐克配套企业的角色。后来,耐克撤出泉州,许景南索性将耐克工厂留下的技术和管理人员揽过来,并引进国际先进生产线,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丰登”,这就是匹克的前身。 后来,为了让品牌名称更易被国际市场理解,许景南将公司名字定为peak,英文单词peak译为“山峰、山顶”之意,中文名音译为“匹克”。 2005年,趁姚明加盟NBA,匹克果断签约姚明所在的休斯敦火箭队的主场,成为第一个进入NBA赛场的中国运动品牌。借着NBA的影响力,匹克在国际市场迅速打开名气。 四年后的2009年,势头正猛的匹克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成为继中国动向、李宁、安踏、特步和361度之后,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第6家内地运动鞋服制造商。 此后几年,由于匹克战略问题,没能抓住国内体育鞋服市场的机遇,匹克逐渐被安踏、李宁、特步等国产运动品牌拉开差距。2016年11月,匹克体育正式从港交所私有化退市。 据退市前财报,2015年,匹克的全年营业收入31.07亿元人民币,盈利为3.92亿元人民币。2016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额约为12.98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少6.0%;毛利约为4.9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6%。此外,与2015年同期相比,中国市场的营业额也减少了10.3%。 早在2016年,匹克体育从港股私有化退市后,有关其回归A股消息就不绝于耳。 2017年初,匹克体育举办了回归A股发展论坛。 退市之后,匹克体育加快扩张步伐。公开资料显示,退市之后,匹克体育在半年时间里,进行了3次收购行动。2017年12月,匹克体育收购了“旗牌王”纺织服饰公司、重组“嗒嘀嗒”童装品牌;2018年5月,匹克体育收购了瑞士户外品牌奥索卡。 2020年5月,CEO许志华曾表示,“匹克在进行重组,积极准备重回A股,打算用三年的时间成功在A股上市。” 2021年9月,匹克体育宣布获得由华润国调厦门消费基金战略领投、建信信托及其子公司建信(北京)投资等多家国有基金公司和多家市场化投资公司联合战略投资15亿元。

北京时间6月6日,NBA的勇士队和凯尔特人队迎来了总决赛的二番战。摆脱首战失利的阴霾,6日这场比赛勇士明显做足了准备,在第三节轰出一个35比14的冲击波,一举奠定了自己的领先优势,最终以107比88大胜凯尔特人,将总比分扳平。

但赛后,勇士队前锋安德鲁·维金斯身上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原因是有网友发现,自从半决赛G4至今,维金斯就将自己代言的匹克球鞋换成耐克鞋,还用黑色胶带遮挡了logo。

6月6日,维金斯在其微博账号上回应了换鞋风波,他写到:“我想感谢我的赞助商,匹克,感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让我成为更好的球员。我希望澄清此事:不幸的是,我的新鞋因为邮寄问题没能及时送到,我在最近已经收到了它们。但是我所有的新鞋都要花3-5场比赛来完全磨合。而现在是总决赛,我需要在场上拿出最佳状态,把球队放在第一位。所以我和我的团队向匹克请求,不要换上新鞋。整个过程我们一直在沟通,我非常感激匹克能够理解我的困难,从比赛的角度能够同意。我会一直支持匹克,就像他们支持我。我相信你们会很快看到维金斯一代。”

匹克也发布声明回应:“对于匹克签约球员维金斯提出的总决赛暂不更换为其打造的全新鞋款的申请,经过与维金斯反复沟通,对于他以球队利益为先做出的决定表示理解,匹克将依据协议条款对运动员未穿着品牌产品上场比赛进行相应处理。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维金斯和他的球队,也预祝他们取得好成绩。”

维金斯在2020年12月宣布与中国运动品牌匹克签约,但本赛季多次被发现穿其它品牌的球鞋比赛。对此,匹克曾作出解释称,维金斯的脚型发生变化需要重新定制球鞋。此后,又表示因为疫情原因球鞋不能及时送达。维金斯在季后赛经常穿着耐克的球鞋(贴标处理)参赛,这引起了外界的猜测,甚至有匹克的粉丝质疑维金斯缺乏对代言品牌的敬畏和职业精神。

匹克2009年在香港上市,但又在2016年私有化退市。几年来,它因为自身战略问题,又没能及时抓住国潮风风口,业绩和市占率被李宁等拉下巨大差距。

据财经天下周刊,上世纪八十年代,匹克创始人许景南还是泉州的一个穷小子,借着国际大牌耐克在泉州开办工厂的契机,做起运动鞋制造,扮演起了耐克配套企业的角色。后来,耐克撤出泉州,许景南索性将耐克工厂留下的技术和管理人员揽过来,并引进国际先进生产线,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丰登”,这就是匹克的前身。

后来,为了让品牌名称更易被国际市场理解,许景南将公司名字定为peak,英文单词peak译为“山峰、山顶”之意,中文名音译为“匹克”。

2005年,趁姚明加盟NBA,匹克果断签约姚明所在的休斯敦火箭队的主场,成为第一个进入NBA赛场的中国运动品牌。借着NBA的影响力,匹克在国际市场迅速打开名气。

四年后的2009年,势头正猛的匹克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成为继中国动向、李宁、安踏、特步和361度之后,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第6家内地运动鞋服制造商。

此后几年,由于匹克战略问题,没能抓住国内体育鞋服市场的机遇,匹克逐渐被安踏、李宁、特步等国产运动品牌拉开差距。2016年11月,匹克体育正式从港交所私有化退市。

据退市前财报,2015年,匹克的全年营业收入31.07亿元人民币,盈利为3.92亿元人民币。2016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额约为12.98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减少6.0%;毛利约为4.9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6%。此外,与2015年同期相比,中国市场的营业额也减少了10.3%。

早在2016年,匹克体育从港股私有化退市后,有关其回归A股消息就不绝于耳。

退市之后,匹克体育加快扩张步伐。公开资料显示,退市之后,匹克体育在半年时间里,进行了3次收购行动。2017年12月,匹克体育收购了“旗牌王”纺织服饰公司、重组“嗒嘀嗒”童装品牌;2018年5月,匹克体育收购了瑞士户外品牌奥索卡。

2020年5月,CEO许志华曾表示,“匹克在进行重组,积极准备重回A股,打算用三年的时间成功在A股上市。”

2021年9月,匹克体育宣布获得由华润国调厦门消费基金战略领投、建信信托及其子公司建信(北京)投资等多家国有基金公司和多家市场化投资公司联合战略投资15亿元。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软件、程序、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除此以外,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