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潘的冒险岛》引领艺术“互动式”创新

因为我们正身处一个人类社会几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文化和社会变革的大时代。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习惯、文艺形式甚至于社会架构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百老汇娱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钟丽芳运营的全球首部童话主

因为我们正身处一个人类社会几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文化和社会变革的大时代。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习惯、文艺形式甚至于社会架构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百老汇娱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钟丽芳运营的全球首部童话主题超维度戏剧《彼得潘的冒险岛》于12月10日在蟹岛度假村的8000平米的场馆中隆重开启了全球首演之旅。这部超维度舞台剧主创团队全部来自百老汇,在百老汇著名制作人Randy Weiner带领下在中国创造了一场艺术饕餮盛宴。

Randy Weiner最著名的作品要数红遍世界的超维度戏剧纽约版《Sleep No More》,这部戏剧曾经获得了纽约戏剧委员会大奖,成为超维度戏剧的经典之作。

这种新颖的舞台剧形式确实给观众带来了很不一样的体验,可以说是目前参与度最高的艺术形式。

钟丽芳自离开了小马奔腾之后,专心从事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工作。2015年在上海《消失的新郎》的上演,开启了中国超维度戏剧大幕。《消失的新郎》里观众的参与度仅仅是作为一个戴着面具的“旁观者”而已,而到了《彼得潘的冒险岛》观众则从一个“旁观者”彻底变成了一个“演员”,这种创新是颠覆式的,给观众的深入体验也是前所未有的。

自古以来艺术和科技总是相爱相杀,一方面科技越发达的时代,文艺往往会比较没落,而新的一轮文艺复兴则是在科技快速发展之后蓬勃而出,历史大抵是这样轮回的。

文学形式从诗歌过渡到长篇小说,来自于纸张和印刷术的发明;美术的创新也来自于新材料的发明和发现;而戏剧随着舞台设备的创新也在慢慢改变风格;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最常见的艺术形成创新就是电影,电影从无声到有声,从2D到3D,甚至VR等新技术也已经在电影中广泛应用。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适用于每一个时代,更适用于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正身处一个人类社会几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文化和社会变革的大时代。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活习惯、文艺形式甚至于社会架构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文艺从来都是一个时代思想和社会关系的反映,进入到互联网时代之后,传统的文艺形式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了。

互联网时代和传统社会最大的区别有两点:平台去中心化和社交的交互化。老的权威正在不断的走下神坛,而民众也走出了封闭的心灵开始勇于表达自我。艺术的形式也紧随这种变革,我们细数一下近十年以来的艺术形式上的变化,就会发现这种趋势。

譬如,郭德纲的成功秘诀除了作品本身之外,其实就是把相声行业一种本属于“意外”的互动给发扬光大了,那种故意挑逗观众发出“咦”的善意起哄恐怕是最有趣的参与形式,观众不再是单纯地坐在下面嗑着瓜子听相声,而是要成为表演的一部分,关注度也会更高,这种观众身份的变化给相声带来了新生;而互联网平台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变化,新闻形式不再是单一以点对面的传播,读者开始渴望“互动表达”,新闻的主题不仅仅是新闻本身,下面的评论也成为了新闻最重要的一部分;影视行业同样如此,相对于单一的观影体验,来自于B站二次元的“弹幕”形式已经成为了很多娱乐节目必不可少的功能,甚至有的电影院还开发了“弹幕”式观影,虽然这些形式值得我们去探讨和研究,但是娱乐和文艺“互动式”模式则越来越被年轻观众所认可。

作为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舞台剧这几年也是在不断的创新。舞台剧互动性的起源可以追溯到30年代,随着这些年“浸没式”戏剧的不断探索,观众对深度参与的戏剧形式也变得越来越有兴趣。

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钟丽芳和她的中国百老汇把《彼得潘的冒险岛》带到了北京,开启了全球超维度戏剧的先河,对于这种戏剧形式,很多人有些担忧,认为中国人羞涩和内敛的性格会让这种“互动性”变弱。其实大可不必担心,中国人的羞涩是因为我们从来就缺少一个能让人真正开心和参与的地方或者艺术形式。《彼得潘的冒险岛》互动参与式舞台剧的形式,可以说恰逢其时。寓教于乐,高雅艺术和娱乐体验的完美结合,它让所有的参与者沉浸在梦幻的舞台中央,大人们仿佛回到童话世界,可以和孩子一起寻找久违的快乐童年。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