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链上的爱恨情仇营收新高果链还是金钥匙?

2015年,蓝思科技(300433)上市,其背后的女老板周群飞,以财富500亿元,成为新一届内地“女首富”。

而伯恩光学也正在谋求上市,前不久,已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周老板与杨氏家族的恩怨情仇,或将在资本市场继续上演。

蓝思和伯恩,除了历史上的恩怨外,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都是果链上的一环,主要为苹果企业生产玻璃盖板。

2007年,苹果推出智能手机,革了诺基亚的命。同一年,蓝思和伯恩,分别与苹果建立了合作关系。

根据蓝思科技2021年年报,苹果作为其第一大客户,年销售额高达300亿,占总销售额66.49%。

而根据伯恩光学招股书,2021年4-9月半年间,苹果同样也是伯恩的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59.5%。但半年销售额大概不到90亿港元,估算全年,不到200亿港元。相较于蓝思科技,至少差了1/3。

蓝思和伯恩,起点大致相同。但从跟苹果的关系绑定来看,如今,蓝思已经更胜一筹。

不过,从蓝思科技内部来看,为了与苹果进一步深度捆绑,蓝思科技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蓝思甩开伯恩的关键一步,是2020年底收购了可胜科技、可利科技。这两家泰州工厂,是专门为苹果生产金属机壳的,2019年销售额合计约82亿。由此可见,蓝思的苹果业务比伯恩多出的百亿,大部分都是由这俩工厂贡献的。

借此收购,蓝思不仅稳定了苹果这个基本盘,而且从玻璃盖板,延伸到金属机壳,带来了增量空间。

2021年,由泰州工厂整合而成的蓝思精密,确实贡献了上百亿营收,但营业利润却亏损了4.6亿。泰州工厂并表后交出的第一份答卷,不免让人怀疑,蓝思究竟是买回来一个机会,还是累赘?

而为了购买这俩工厂,蓝思科技斥资94亿,最后形成商誉29.7亿,如今还挂在财报上。

综上来看,蓝思科技和伯恩光学,都是依托于苹果而崛起的。在这点上,蓝思明显占优。因为蓝思更加深度的捆绑了苹果。

但是,过分依赖单一大客户,也必然会存在不小的风险,即便这个客户是苹果,也不例外。

首先,有欧菲光(002456)前车之鉴,被剔除果链也不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蓝思和伯恩生产的玻璃盖板,本就不算是高技术壁垒的产品。

其次,即便与苹果关系稳定,业绩也未必能稳定。比如2021年,全球缺芯限制苹果放量,同样也就限制了蓝思和伯恩的市场需求。同时叠加成本提升,最近俩季度,蓝思科技连亏了16亿。

第三,在果链上,供应商始终处于劣势地位。根据伯恩招股书披露,其与苹果的合作模式,是根据苹果滚动预测的订单安排生产。而滚动预测并不具备约束力,苹果也不会向其提供长期承诺。这就意味着,一旦出现风险事件,将由企业全权承担。

然而,蓝思除苹果外,其他几大客户规模都不算太高,销售额占比合计仅14%。

相比之下,伯恩的客户结构要好一些。第二大客户三星的销售额占比15%,半年销售额跟蓝思全年差不多。

不过,从过往数据来看,伯恩的客户关系,似乎并不稳定。不时有大客户退出前五。另外,伯恩与三星的销售规模,也呈现出下降趋势。

总体来看,当下,蓝思科技和伯恩光学,虽然都掌握了一些品牌客户资源,但想打破依托苹果而生的局面,依然任重道远。

而即便蓝思和伯恩,能够摆脱严重依赖单一客户的局面,还将面临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即消费电子,尤其是智能手机市场饱和,终端增长早已乏力。

对于蓝思和伯恩所生产的智能设备外观产品(比如玻璃盖板、金属机壳)而言,未来有增长潜力的应用场景,主要是汽车、VR/AR、智能家居等。

目前,蓝思和伯恩的产品线,也都扩展到了这些新兴领域。但是规模都还不大(具体数据企业未公布)。最关键的是,从行业整体规模来看,VR/AR、智能家居应用场景占比只有0.1%,汽车占比也就只有5.3%。

什么概念呢?2020年,应用到智能手机的外观产品市场约有171亿美元,而汽车只有13亿美元,其他应用场景,20亿美元左右。

这就意味着,即便这些新兴领域,未来能够保持高速增长,也难以对冲手机市场增长放缓、停滞、甚至萎缩的风险。

2021年11月4号,蓝思科技发布公告,新设子公司,进军光伏组件玻璃相关领域。自此在消费电子、汽车之外,又开辟了第三条道路。当下,光伏前景广阔。不过,蓝思这项业务尚在萌芽期,未来能否占据一席之地,还未可知。

而产品外延的代价是,无论是固定资产投入,还是研发投入,都将面临大幅增长。或许,这也是伯恩光学当下迫切寻求上市的初衷。

如今,蓝思和伯恩,想必早已无暇顾及历史上的恩怨情仇。主业不易,展业更难。如何给投资人交一份满意的答卷,才是关键。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