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过年时才见得到的兄弟姐妹

书中的女主角罗丝·坎贝尔在父母去世后,寄养在叔叔家,在几个堂兄弟的帮助下,她走出阴霾,成为了一个“正能量”女孩。这本书的作者是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她最出名的作品是《小妇人》,《小妇人》一家人的故事,打动了无数美国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的心弦。相信这本书也能让你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成长的幸福。

罗丝·坎贝尔虽然家境富裕,但小小年纪失去了双亲,在亚历克叔叔“非传统”的教育方式下抚养长大,和大家庭里的长辈们以及七个堂兄弟相处时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还与年纪相仿的女佣菲布成为了好朋友,她自己也从一个体弱多病、忧伤孤独的小女孩成长为健康快乐、诚恳善良的充满“正能量”的姑娘。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Louisa May Alcott,1832-1888),19世纪美国小说家,创作了大量适合青少年阅读的成长小说,如广为人知的《小妇人》。她与伊丽莎白•史托达德(Elizabeth Drew Stoddard)、丽贝卡•戴维斯(Rebecca Harding Davis)、安妮•克瑞恩(Anne Moncure Crane)及其他作家是美国镀金时代的女作家,他们用现代与直率的方式来发表女性的文章。就像当时一位报纸的专栏作家所评论的,她们的作品是“这个时代的明确象征之一”。此外,奥尔科特还是位女权主义者,她在晚年变成女性投票权的拥护者,并且成为康科德第一位登记投票的女性。

“没问题;我们会把她送来的!”阿奇答道,他发出一些神秘的指令,其余人很快跟上。罗丝还没从马车里出来,男孩子们就已抓住了栏杆,闹哄哄地把她带出了马房,围着椭圆形跑道狂奔着,快活地把她送到了前门,还淘气地把两顶帽子抛到楼上的窗户里去,吓得戴比从后厅里大叫,

但是“脆弱的罗丝小姐”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旅程,她快活地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一路小跑,却看到忧心忡忡的普伦蒂姑婆,恳求她快点过去,马上躺下来休息。

“请不要!我们是过来和她喝茶的,如果您愿意让我们呆着的话,我们会好好表现的,姑婆。”男孩子们恳求道,他们不仅把堂妹当自己人,也不想失去茶点,因为普伦蒂姑婆的茶点总是很丰盛。

“好的,孩子们;你们保持安静,让罗丝补充点能量,把自己拾掇干净,然后我们就吃晚饭,”老妇人说着走开了,身后跟了一连串关于吃的请求。

一刻钟后,罗丝下来时,梳直了头发,围上了围裙,见到男孩们在长廊里闲晃,便驻足细细看了一回,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看清了这些刚认识的堂兄弟们。

他们看着就是一家人,尽管有些人发色较深,有些脸色红润,有些则有些黝黑,年龄也各不相同,有16岁的阿奇,也有6岁的杰米。王子长得格外秀气。所有人都是热忱、无忧无虑的少年,罗丝突然觉得,这些男孩不像她想象中让人觉得讨厌。

他们个性分明,连罗丝看着也忍俊不禁。阿奇和查利是亲密的好伙伴,经常肩勾肩,同来同往,吹着“漂亮的敦提”;麦克总是在角落看书,因为近视,书本总是离得很近;花花公子在衣帽架上的椭圆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头发;乔迪和威尔在研究圆钟的内部构造;杰米躺在楼梯口的毯子上,一看到罗丝,双脚便踢来踢去,嚷嚷着要糖果。

他尖叫起来,其他男孩子们都被吸引过来,见到这个小女人站在那里,她有些害羞,她有柔和的眼神、光亮的秀发、含笑的脸庞。她如此迷人。黑色的上装令他们想到了她曾经失去了所有,心里充满怜惜,想着要好好对她,因为“我们的堂妹”已经无家可归,这里是她唯一的归宿了。

“我应该带她进来的。”阿奇庄重地伸出手臂,这种荣幸让罗丝羞红了脸,想逃回楼上去。

她惭愧地、结结巴巴地说着,亚历克医生眺望着远处的海洋,认真而又温和地说着,这一番话,罗丝字字入耳,并铭记终生。

“我的孩子,我不指望你能够很快喜欢上我并信任我,但是你要相信,我会全身心地承担这份责任;我也可能做错事,一旦我错了,没人会比我更痛苦。对你来说,我是陌生人,但我却想成为你最好的朋友。这是我的错。我为这样的过失感到后悔。你父亲和我曾经有过节,我一度以为自己今生都不会原谅他;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外。

谢天谢地,我们上次见面时,能够冰释前嫌,那时他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他不得不离你而去,他将自己最心爱的女孩作为对我的爱,托付给我。我不求取代他的位置,但我会尽我所能扮演一位父亲的角色;如果你能够如爱父亲般爱我,哪怕只有一半,我也会觉得骄傲和高兴。你相信我么?愿意尝试一下么?”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