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温馨感人的故事背后有一位真正的小妇人

《小妇人》作为一部道德家世小说,是一本小说化的家庭日记。它不仅是十九世纪美国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的成名之作,也是美国十九世纪最温馨感人的动人之篇。小说以细腻温婉的文字,质朴真挚的情感打动着读者,具有穿越时代的力量。直到一个多世纪的今天,它仍然被许多女性朋友争相阅,成为女性成长的指向标,重温家庭生活的重要信物。

这部小说犹如一块巨大的磁石把一代人和另一代人联系起来。它通过温馨甜美的家庭生活,至善至美的道德演绎,穿越人的灵魂,直抵最柔软的内心。任何一部传世之作里藏着的都是作者的灵魂和感受,而《小妇人》也如此。小说中那些可爱的小妇人背后有一位真正的小妇人,那就是作者奥尔科特。

奥尔科特因为自己生长的环境和她所接受的家庭教育,以及她身边的朋友们对她的影响,使她从一个懵懂的“假小子”成长为一名勇敢担当的真正的小妇人。小说几乎就是她本人的真情演绎。下面我们就从作者奥尔科特的生长环境、家庭教育,以及周围朋友的影响等三个方面来探讨《小妇人》的创作过程和作品的精神内核。

任何文学作品都离不开生活。作者在写作中所承载的内容和思想均来自于存在于生活中的写作人。《小妇人》的作者奥尔科特出生于位于宾州费城的日耳曼敦,但是她一生大部分时间是在新英格兰地区度过的。特别是在康科德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奥尔科特跟随父母在1840年从费城搬到康科德贝利河畔2英亩的一间小屋中,与自然为友,一家人温馨快乐地过日子。

幼年的奥尔科特每日徜徉于自然的山水之间,接受着大自然对她的心灵滋养。她的母亲为了让她有结实的身体,灵活的头脑,鼓励她在乡间尽情地撒欢疯跑。于是小奥尔科特每天清晨散步、奔跑于康科德的林间山谷中,使她“在初升的暖日中感悟到生命的真谛和上帝的力量”。奥尔科特从大自然中汲取了任何书本都无法给予她的知识和力量。

奥尔科特在回忆录中曾经生动地回忆到:一天清晨,她到山坡上跑步,在寂静的树林里停下休息时,透过树丛望去,只见一轮红日跨着山坡和宽阔的草地冉冉升起,其情其景,壮丽无比。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幸福感,少年壮志仿佛把她带到了上帝身边,她强烈地感到了上帝的存在。在这庄严的时刻,她觉得自己得到了宗教信仰。这种信仰历经四十年的坎坷磨难不变,而且在贫穷与痛苦、悲哀与成功的考验下变得更加强烈。大自然赋予了奥尔科特奇妙的内心感受,让她获得了支持一生的理想和信念。如果没有这段与自然亲密接触的生活,没有康科德山谷中的神奇景色,作家心中的虔诚信仰、坚毅勇敢的行动力便无从触发,更不要说写出直抵人心的文字了。

正是因为在作者奥尔科特的心中有了这些童年的生活积淀,难忘的心理历程,才有了《小妇人》中马奇一家无忧无虑、快乐无比的乡间生活。马奇家的孩子们整日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她们在花园中栽花种草,在山间玩耍嬉戏,在湖畔小岛露营野炊。小说中的四个可爱女孩在自然的山水间被滋养了性情,陶冶了情操,她们变得温柔而美好,正直而善良,乐观而上进。奥尔科特把自己的生活环境融入了作品之中,不仅使小说有了灵气,更充满了真情实感,让小说溢满了感动人的力量。

作家们生长的自然环境为他们提供了丰富而真实的写作素材。他们让自己无限眷恋,终身难忘的生活之地,在自己的文字中得以绚烂不败,永世繁华。就如陈忠实用《白鹿原》来演绎“一个民族的秘史”,余华用《活着》来展示人生的艰难一样,奥尔科特用《小妇人》来告诉我们一个女孩该怎样在自己的生长之地成长为一个无所畏惧,乐观上进的小妇人。

自然环境给作家提供了写作的灵感和底蕴,家庭教育和社交圈则给作者提供了精神的补给及思想的高度。奥尔科特的父亲是位教育改革者,他曾创办过一所教会学校。这是奥尔科特上过的唯一一所学校。后来因学校的那种富于创新的教育方法不被大众所接受而倒闭,于是奥尔科特就和其他三姐妹在家中接受父亲的教育。他父亲主张:所有知识和道德的引导都源自于孩子们的内心,老师的作用是用最有益的方法打开孩子们的心门。奥尔科特认为父亲用这种最智慧的教育方法,帮助她们发现了自己性格深处的东西,不是强行灌输,而是自然萌发。

于是,奥尔科特四姐妹在父亲的教育下,每个人的个性都得到了正确的引导和良性发展。而奥尔科特则对她在父亲的书房中度过的读书时光最为难忘。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以书为友,搭建了她日后笔耕不辍,读书写文的生活方式。不仅如此,他父母还会通过有趣的方式读故事给她们听,包括周日的宗教活动,读圣经故事,唱赞美诗,对她们最近做的事进行反省和改正。这些都是奥尔科特难忘的家庭生活经历,在《小妇人》中马奇一家的生活中大有体现。

马奇太太从不直接对孩子们的行为进行说教,告诉该如何去做。而是以自身的亲身经历做案例让孩子们懂得最恰当的方法,或者通过做实验让孩子们有亲身体会后发现自己的错误,培养她们分辨是非、正确处理问题的能力,让孩子们在被充分尊重的基础上获得健康成长。

奥尔科特不仅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还幸运地与爱默生、梭罗、霍桑等这些智者为邻,受到了他们先进思想的熏陶和启迪。特别是爱默生奉行超验主义哲学,并且成立了超验主义俱乐部。奥尔科特的父亲也参加进来。爱默生的超验主义哲学认为:人可以超越感觉和理性直接认识真理。人要自我信赖,自我依靠。特别是天才要笃信自己的思想,相信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这些思想对奥尔科特的精神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幼年的奥尔科特经常去爱默生的藏书室阅读,接受者爱默生的思想启迪。在超验主义自助精神的影响下,奥尔科特崇尚自食其力,笃信劳动值得赞赏,让人更有尊严。于是她只身前往波士顿一边工作,一边写作,为家庭贡献自己的力量。小说中的乔其实就是奥尔科特自己的化身,她一生都秉承着独立自主的精神,勇敢承担着家庭的重任。

《小妇人》出版后,奥尔科特被当地报纸评价为一个“自立并且思想先进的文学女性”。这与她所受的家庭教育和智者邻居们的思想熏陶密不可分。这种超验主义思想体现了当时美国所提倡的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民族精神。这使小说中的人物具有了鲜明的时代特征,也使作品有了深刻的思想内涵,成为经久不衰的作品。

小说中的四个女孩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受到了这种超验主义思想的影响,使她们不断地克服自身的弱点,勇敢追求人格的独立和尊严,最终成为可亲可敬,至善至美的女性。

梅格是马奇家的大女儿,美丽端庄,爱慕虚荣。她从小就羡慕有钱人的生活,梦想着长大后嫁给有钱人过着衣食无忧,荣华富贵的日子。所以她一有机会在公开场合露面时就表现出优雅高贵的姿态。但是尽管她表现得尽心尽力,却还是会被嘲笑。在她真正了解了上流社会的虚伪之后,为自己追求的虚荣感到羞愧难当,于是她决心改掉坏毛病,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当梅格对幸福有了新的认识后,她嫁给了清贫善良的约翰,过起了平常但幸福的生活。梅格在与约翰相濡以沫的生活中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得以升化,逐渐成长为自立自强,努力追求幸福的女人。

乔在马奇家位居老二,喜欢写作,性格直爽独立。在父亲病重,母亲分身乏术的情况下,她勇敢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卖头发、工作兼写作,具有超强的家庭责任感。乔对于别人的关注永远多于自己,家中每一个人的事情对于她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当她误以为三妹贝思爱上了“她的男孩”劳里后,就把自己放逐到了国外,不让自己成为妹妹爱情的绊脚石。在劳里和小妹艾美结婚后她也真心地祝福,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和嗔怨。在小说中乔的无私奉献精神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但是乔也不是完人,她极易冲动,脾气火爆。当她得知小妹艾美把她的小说手稿烧毁后,就因恼怒在艾美即将掉进冰窟窿里时没有及时提醒。后来在看到妹妹侥幸逃生后非常后悔,认识到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于是她积极面对自己的弱点,努力克服自己的冲动,逐渐成为一个不但能够为家人全心全意付出,也能对其他贫穷弱小的人施于援手,无私奉献的人。

贝思是马奇家的三女儿,她安静胆小,爱心爆棚。贝思不善言语,却总能默默承担起姐姐们忘掉的家事,为家人尽心尽力,毫无怨言。不仅如此,她还努力克服自己胆小的弱点,努力与人交往,经常去帮助贫穷的人。就在一个寒冷的天气里她因为给一家穷人送吃的而被传染上猩红热,于是身体虚弱,最后死去。但是就在她坦然面对死亡时,担心的却是家人会因自己的死去而伤心痛苦。于是贝思叮嘱乔要好好安慰妈妈和爸爸,照顾好家人。贝思的生命虽然短暂,却把无私奉献的精神诠释得最为深刻。这使她短暂的一生光辉耀眼,内心得以升华。

艾米作为马奇家的小女儿,是典型的淑女,喜欢画画,具有艺术家气质。她内心的自信力满满,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没有放弃自己对理想的追求。不但如此她的宽容大度也是可圈可点。在一次贸易会上,艾美因为被别人嫉妒,展桌被调换,自己的展品无处可放。于是她就毫无怨言地把展品让给那个霸占自己展桌的人,而没有听从姐姐们的建议把画作拿走。她的行为为自己赢得了赞赏和褒奖。艾米能够独立自主地解决自己所遇到的一切困难,这都源于她内心深处的自我肯定和对未来积极乐观的精神。所以她把握住了自己的人生和爱情,最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马奇家的四个女孩都在不断克服自我弱点的过程中,获得了独立自信、乐观正直、勇敢坚毅的完美蜕变。这些女孩们的成长史是一支女性成长的号角,对当下努力追求自我的女人们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和感召。

超验主义思想成就了奥尔科特独立自主,辉煌成功的一生,也造就了《小妇人》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它不但使人们摆脱了上帝和神对人命运的主宰,也使人们能够更勇敢地追求自我,热爱生活,走上那条愉悦自我,关爱他人的人生之路。

《小妇人》不仅仅是写给女孩的书,也是写给所有女性的书。因为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女性的境遇发生怎样变化,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妈妈,她们的心中永远都有一个最钟爱,最难以割舍的地方,那就是我们都曾经生活过而且一直在生活着的家。

《小妇人》中的小妇人,不仅是故事背后的奥尔科特,也是千千万万个你、我、她。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